当家居也可以凭孤独一词来分级,你又是出于哪一级的那个人?

被动式承受孤独级别

不是所有人生来都会享受孤独,他们甚至是不喜欢,但可能在“被动承受”着——说的是当代租房青年。无论是在外留学还是在异乡工作,租房自己组装家具是个绕不开的活。看着装好的家具是满满的成就感,但在之前,需要承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痛。

宜家的拼装式家居,是这个级别最具代表性的一种,拼装的时间越长,和自己斗智斗勇的时间也越长。

欣赏孤独级别

所谓欣赏,比接受要多一点点,比享受要少一些些。法国建筑师和设计师Morgane Roux就因为在Edward Hopper、Jim Jarmush和John Register的作品中,get到了沉思与孤独的魅力,进而有了创作“等待系列”家居的灵感。

先感受一下艺术家Edward Hopper的作品,一位出生在美国的当代绘画大师,他的画作中,描绘的往往不是热闹繁华的城市,而是日常生活的场景,如街道、加油站、餐厅,并且带有一贯的忧郁,利用光线的明暗对立,带出都市人孤独寂寥的心理。

Morgane Roux汲取灵感后,“等待”应运而生,设计师把“等待”看做是“一种内省的状态,有它自己的美学和视觉密码”。等待这一行为通常会触发人的思考,并让人产生被动的感觉,并且会“扭曲”时间。这些状态被演绎成了三个家具作品:房间隔板,沙发和壁灯,慵懒的光线。

这些充满诗意的场景由巴塞罗那six n. five工作室呈现。他们了运用新的建筑格局,柔和的色调和象征性的物体,同时阐述到:“作品的视觉效果象征那些孤独、习惯等待的人,这里是他们内心情感的港湾。”

真切感受过,再跳到一旁作为旁观者来欣赏这一种情绪,或许这世界上和设计师Morgane Roux相似的人,并不少。

享受孤独级别

但凡深度接近“创作”这一件事儿,创作人大抵是享受孤独的,比如德国的设计师Konstantin Grcic,一个被各大家具知名品牌青睐的设计师,工作室成立十多年还是保持着只有四个人的阵容。

他说他渴望“孤独的工作”,而用独特的设计理念不断创造更多的艺术作品则是它解放孤独的最佳方式。

Konstantin Grcic被公认为当今设计界最能体现“简单主义”理念的设计师之一。他的设计作品包括椅子、沙发、桌子、垃圾桶和灯具等曾在各大杂志上大规模展现。其作品一贯极简、单纯、严谨,同时充满了敏锐的情感。

孤独的工作状态对于艺术家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因为独立自由的思维对于创作来说是非常宝贵的。唯有享受孤独,创作才有无限可能。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如果你想打造专属的家装设计

点击即可一键预约免费量房

屋范儿给你最有范最有料的家装干货